• <var id="oo9ns"></var>
    <button id="oo9ns"><acronym id="oo9ns"><input id="oo9ns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<th id="oo9ns"></th>
    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原创空间

    老家的花

    发布时间:2019-04-19 10:14 来源:恩施日报 作者:郝成高 编辑:向磊

    郝成高

    我老家的院坝前,曾散种着很多花,品类繁多。最高峰时,该有二十多种。每一种花,都有渊源,都有故事。

    那棵金桂,是父亲从邻村一个朋友那里讨来的。我们选了院坝前正对大门的位置栽下。大家都对父亲说:“你谋心真好!”因为,开白花的银桂大家见得多了,开黄花的金桂还很稀罕。听大家这么说,我也跟着得意、自豪。

    第二天一早,我惊讶地发现,我们的金桂不见了。爷爷说,去找唐师傅“掐时”吧。唐师傅会“掐时”,帮人找寻失物。我们找到他,只见他用右手大拇指的指尖在其余指头尖上点来点去,嘴里振振有词:“甲乙又丙丁,此物童子侵,失物东方藏,也在院子旁。”随后道明玄机:“桂花苗没有丢远,为一孩子所拿,顺着东方去找,也在院坝的旁边。”于是,我和父亲顺着东走,果然在豹哥家的院子里找到了金桂树。金桂苗失而复得,我们小心翼翼地再次栽下。

    后来,我问过唐师傅,“掐时”怎么那么准。他告诉我,是他碰巧看见了。如今,那棵金桂已高过老家的青瓦木房。每每开花时,蜂迷蝶恋,香飘四方。听母亲说,豹哥的小儿子去年娶了媳妇儿,年前得了儿子。我在想,他是否还记得儿时一棵金桂的事呢?

    还有一种苕花,是从祥伯伯家谋来的。它不像别的花,红就是红、紫就是紫,它是一朵花有各色花瓣的,分外神奇美丽。祥伯是退休教师,整天侍弄花花草草。谋来了苕花,我们给祥伯撇了一根绣球花苗。

    苕花果受不住冻,每年冬天,我们都会把苕花果挖出来,用竹篾做成的篓子放好,盖上稻草,放进地窖或是地炉的炉坑里。开了春,又种到院坝前。

    长大离家,苕花也掉了种。祥伯过世也有三五年了,他家的院坝前,还有绣球花吗?

    梦花是有灵性的,前一晚做了梦,第二天一早,用左手单手把梦花枝条打个结,就能美梦成真。我在梦花树上究竟打过多少个结?那一个一个的梦都到哪里去了呢?

    牡丹也叫丹皮,国色天香、雍容华贵,是花中之王。老家的院坝前,曾有好大的一片。丹皮还是中药,那年,丹皮的价格很高,收丹皮的贩子来到我家,正好逢着我回家取生活费,父亲一咬牙,把院坝前的丹皮挖掉,全卖了,我伤心地走到梦花前,用左手单手打了个结,虽然我不曾做梦。

    又是育苗的季节了。以前,母亲忙着育辣椒苗、茄子苗的时候,我就从布袋里找出花种,丢在母亲育苗的田垄里,待到花苗萌芽了、长高了,就移栽到院坝前,一年又一年。

    责任编辑:向磊
    PK10流水_PK10客户端下载 孙杨听证会延期| 欧冠| 大长今| 长安十二时辰| 蜘蛛侠退出漫威| 拜仁想签中国球员| 首相女友赴美被拒| 山姆克拉弗林离婚| 演员彼得方达去世| 中国好声音2019|